人生深度探討 

亂世苟活  季子

1930代的著名左翼作家巴金寫信給冰心()說:「妳能好好地活著,就是一種勝利。」信文刊於1994年聯合報海外版,彭歌先生「三三草」把它引用出來,並認為二人都已是90以上的老人,這句話決非泛泛之辭。

活著,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不是難事。活著就是活著,沒有人干涉你,「好好地活著」也不算什麼。而在共黨統治下「好好地活著」卻認為是一種「勝利」,這話意味思深長,耐人咀嚼。

在我們看來,巴金的話裡至少它包含著很大的勉勵,自己活著為什麼還要別人勉勵?那表示冰心活著的歷程裡有一段痛苦的生命掙扎。

想想看也是,一個有思想的人能通過中共「三反五反」的狂暴,天翻地覆的10年文革浩劫,如此亂世得以苟活,的確不易。但不知巴金和冰心是怎樣通過的?一般人又是怎麼存活的?

在那些狂暴的年月,能苟活亂世的人,一種是「牆頭草」,東風東倒,西風西倒,口甜骨軟,但求活命。自認活著就是一種勝利。舉世滔滔,這種人天下到處可見。問題是有一天不能左右逢源時,他就要在風裡倒下了。

一種是把良知蒙上黑幔,把真理埋於泥土,但求活著。只有活著,才可親眼看著暴君死去。雖忍屈受辱,卻也是無比的勝利。所謂「不求聞達於諸侯,但求苟活於亂世。」

但如此生存過程中,可能必須昧著良心鬥爭自己的親人和朋友,不問黑白是非、出賣真理和良知。這樣活是活過來了,可是每想到別人冤屈而死,或者打成牛鬼蛇神,怎能撫平自己靈魂深處烙印及疤痕呢?

一種是秉持真理、威武不屈地和暴君搏鬥。靈魂高於一切,寧可出賣身體,決不出賣靈魂。寧要不朽的靈魂,不要屈辱的生命。戰敗了是靈魂的勝利,戰勝了是生命的勝利。這是值得我們尊敬的,可是承擔酷刑、折磨和羞辱,信念能堅持到底嗎?萬一它崩潰了,那可一敗塗地啊!

或許你會說,在中共「文革」暴政下,與狂人講真理而送死,豈不枉死?這樣說,真理和誰講呢?難道只和奉行真理的人講真理嗎?不能和搏殺真理的人講真理,那真太諷剌了!而不幸的是世事偏偏如此。(原刊「錢櫃雜誌」13期,19956月號)

 

註:冰心本名謝婉瑩(1900~1999),福建省長樂人,中國著名詩人、作家、翻譯家、兒童文學家。1923年留美,1926年回國後,在燕京、清華及北平女子文理學院任教。抗戰勝利後隨夫赴日,1951年與丈夫吳文藻自日本回國定居,1966年文革開始後,冰心被抄家,關進「牛棚」,在烈日之下,接受造反派批鬥。1970年初,年屆70的冰心,下放到湖北咸寧的五七幹校,接受勞動改造,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華前,冰心與吳文藻才回到北京,接受共黨及政府交給的有關翻譯任務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