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子詩文集

中國人在南非 

70年前,中斐邦交有過領事級的關係,之後,國民政府失去中國大陸,邦交陷於混沌。20年前,中斐邦交展開第二階段的發展時,中華民國派了一位領事到南非,他就是現在駐約堡的總領事羅明園。

羅明園隻身前往南非時,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正在嚴格施行期間。黃臉孔的羅明園,雖然身軀高大,一表人才,但是到餐館吃飯時,卻被南非白人趕了出來。坐公共汽車只能坐在上層(南非公車為雙層),與黑人同座。到旅館投宿,人家也不予接納,羅明園最後只好寄宿在朋友家。

領事是一個國家的外交人員,在任何有邦交的國家都享有特權,並應受到禮遇。於是羅明園向南非外交部表示抗議,南非外交部自知理虧,除了表示歉意之外,只好說:「羅領事到餐廳用餐、旅館投宿時,可先通知外交部,一定會先打招呼。」但是你想可能嗎?吃一餐飯也要外交部幫忙,人家不說,自己也會覺得麻煩。

種族隔離政策 

在種族隔離法律保護下,南非的白人不論在餐廳、戲院、教堂、公車、海灘、運動場,乃至廁所,無不黑白界線森嚴。那也就是說,白人的廁所、餐廳、教堂等,有色人種不能進去。坐公車與戲院看戲,只能坐到上層去。

 

image001.png  

 

圖:筆者訪問南非,在普利多利亞總統府前

 

中國功夫在南非

直到有一天,一個陌生的中國青年到了南非,他不懂得南非的生活習慣,大模大樣的坐在公車的下層。公車司機及一個白人趕他下去,他自覺受到了汙辱,和他們爭論。滿身傲骨的白人,豈容中國人如此「無禮」,當即聯手打了上來。誰知這位瘦小的中國青年,不慌不忙,手到擒來,立即把兩人「擺平」。其他的白人再上來,他依舊分花扶柳一般懲治了南非的白人。白人才知道中國人的厲害。原來這位青年有一身很好的中國功夫。

幾年之後,中國功夫又在約翰尼斯堡出了一次鋒頭。當時有一位「黑帶」級的跆拳道高手,到南非旅遊,身邊帶著一位白人小姐同行,被兩名便衣警察指指點點,中國青年很不高興,但以白人女友的勸說,急步走開。誰知兩名便衣警察緊追不捨,終於惹惱了這位「黑帶」高手。

數語爭執之後,兩名高大的警察欺身而上,「黑帶」乘勢一腳,就把第一個踼倒於幾步之外。第二個撲來,他伸手一掌,將之擊中。如果兩個便衣警察知難而退,負點輕傷也就算了。但他們不相信打不過這個矮小的中國人,倒下的立即起來,回頭攻擊。結果他被這個中國人狠狠地再踼了一腳,一條腿活生生地被踼斷。另一個警察再攻擊上來,脖子被砍脫了脖頸骨。事後療養數月,都沒有完全痊癒。

從此中國功夫在南非有了很高的評價,凡是遇到中國人與南非白人衝突時,中國人只要一擺功夫架式,對方必然藉機下台,趕快溜走。

華僑在南非

過去華僑在南非受到歧視,除了他們是黃面孔的膚色關係外,這與們的職業、教育及生活習慣都有牽連。

國人移居南非的第一批,最早在1875年,當時南非掀起了淘金熱,山東籍的華工應雇到了南非,在1906年,華工人數曾多達5萬人之眾。這批山東籍的「老鄉」,不僅是脾氣耿介,而且與南非白人的生活習慣格格不入,時常發生衝突,以致在1910年時全部遣返。

之後,旅居在南洋、香港、馬達加斯加、模稜西斯的華僑,相繼零星的向南非移民。目前,南非四省中,除自由邦省外,其他三省均有華僑居留(),總數約8500人左右。

註:南非後改制為9行省。

在現有的非華僑中,有一部分人曾是非法移入的,南非政府發覺後,把他們召集起來加以查問,這些華僑為了免遭遣返的命運,都說他們逃離自中國大陸。南非與中共沒有邦交,無法把這一批人遣返,只得依照非法入境的罪名,把他們關入監獄。後經我駐南非約堡總領事羅明園力保,才得在外謀生,並獲得非正式的居留。

之後到南非的華人,咸少能獲得永久居留權,通常只給2~3年的居留,最多的也不會超過5年。不管你是從事貿易、學術研究或其他任何非官方的活動,都不能獲得寬容,這與其他國家的規定大不相同。

以往在法律上,黑人、雜色人(混血) 、亞洲人(主要為印度人),均遭受不平等待遇。華僑被列為亞洲人,在商業及社會活動上,均受到很多限制。

前些年南非實施種族隔離政策最高潮的時候,散佈在各城市的華僑店鋪,南非政府要求他們搬到黑人區去,華僑一時大為恐慌,紛紛要求我駐南非總領事館幫忙,後來經過外交上的努力,這些華僑才免除了遷徏之劫。至今,他們的小商業,還在南非各城市白人裡營業。

因為經過了這麼多苦難,所以約堡的華僑對政府、對約堡總領事羅明園,有很高的信賴與敬仰。南非華僑對羅明園的敬愛是沒有話說的,他們之間的糾紛,只要羅明園總領事出面,都能迎刃而解。前些時候,行政院長孫運璿去南非訪問,約堡便集合了四、五百華僑,餐會歡迎。

南非華僑的行業都是經營雜貨鋪、餐館、洗衣店,直到近年,年輕一代的華僑,受過高等教育後,才逐漸有人從事醫師、會計師、建築師,或經營進出口貿易等行業。

 

image001.png  

圖:筆者在開普敦國會前與南非守衛

據南非華僑說,華僑在南非也有少數幹非法勾當的人。他們利用洗衣店或餐館作掩護,實際上開設賭場,也有從事色情活動的。他們知識程度低落,衣著不整,只知唯利是圖。開的店鋪也是亂七八糟,不知整潔為何物,自然讓南非白人瞧不起。

我在南非期間,曾經參加過華僑歡迎孫院長的餐會,看見過不少華僑,在體型上、衣著上、與談吐風度上,與目前國內的人實在相去甚遠。所以南非的人士說:「這裡的中國人,和你們來自中華民國的的中國人,怎麼不一樣?」

台灣機器在南非

中國人在南非,還有一些不足為外人道,卻值得我們警愓的事,那是台灣與南非貿易的故事。

幾年前,我們的機械工業剛剛在起步的時候,工作母機就已經外銷到南非了;我們的機器價格便宜。有些不太精密的機器,由南非黑人操作,所以才有它的市場。

有一次,一台外表滿漂亮的工作母機賣到了約堡,約堡的工廠操作了幾次,不知是由於操作不當,還是機器本身就有問題,這台機器很快的就有了毛病。買主找到機器代理商,代理商打電報到台灣來,幾次交涉,台灣的賣主都沒有反應。

於是惹惱了南非的買主,他打電話給中華民國駐南非經濟參事處(當時經濟參事是江秉坤,這故事就是他親口向本文作者說的),警告說:「如你你們再不派人來修理或者給一個交待的話,我就把那台機器展覽到大街上,說那是中華民國的機器!」

經參處對這種事當然也很頭痛,但它的成員都是學貿易的,誰也不懂得機器,只有一面安撫買家工廠,一面打電報到國內來,向賣主提出要求,作完善的售後服務。

誰知,經參處的處理還沒有告一段落時,約堡的工廠買主竟真的把那台機器在大街上展覽出來了。上面寫著大字,說它是中華民國賣去的蹩腳貨。過往行人都留步駐足看這樁鮮事。

最後,經參處實在無法,只好一拍胸脯,把它收了下來。現在這樁事體的結局如何?還不得而知。為了一家工廠缺乏信用,損害了整個國家的信譽,真是要不得。

不過,今天我們與南非的生意往來,越來越大了,我們的機器在南非也有了很大的代理商,而且今年在南非的金山展(Rand Show)上,我們其他產品的展出上,還獲得兩面銀牌,算是爭了一口氣。

以上的華人故事裡,我們可以印證一個道理,那就是:人必自侮,而後人侮之。我們的華僑如果自己健全,能爭氣,南非人絕不會瞧不起我們。希望南非的華僑和與南非做生意的朋友,能發揮自強精神,為國家、為同胞爭榮譽,為自己爭地位。(原載中國時報「人間」副刊,文題:「約堡龍蛇錄」,筆名爾昂。時間在1980)

 

後記

物換星移,世事難料,1994年南非大選,監禁27年的「囚徒」曼德拉成為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,從此「黑白顛倒」,1996年南非頒佈新憲,種族隔離成為歷史,該年9月白人交出政權。

因種族隔離政策受到聯合國制裁時,南非孤立無援,中華民國與之邦交密切,黑人執政後,情勢逆轉,1998年南非與中國建交。
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