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

    做兔子還是當獵犬? 季子

李密菴(1)的「半半歌」(2)寫得真好,修養和境界都令人嚮往。尤其「半廓半鄉村舍,半山半水田園」對厭倦鬧市的人說,那是一幅圖畫。

我們日居在都市的水泥森林裡,穿梭在汽車的汙染中,煩亂、擁擠、吵嚷,怎能不嚮往安詳、寧靜的鄉村生活呢!

不過稍一沉思,發現這種嚮往只是一個夢囈。紅塵滾滾,那裡去尋找這麼一個美麗的香格里拉?生計煎迫、俗務纏身,誰又能高枕無憂地享受那種詩畫一般的生活呢?

林語堂算是瀟灑的了,生前住在夏日清涼的陽明山上,可是為了編寫一部英漢大詞典,幾乎送掉老命。懂得生活如他者,都不能夠享受「半中歲月儘幽閒;半裡乾坤寬展。」何況為生活奔忙的我們呢?

事情只求一半,讓人寡慾少求、境界清涼,鎮日快樂無比,固然很好。可是仔細反思這首「半半歌」,也讓我們很茫然,因為這個社會什麼事情老是只做一半,那恐怕要陷入落後、貧窮、積弱吧!

有個信徒問說,無欲才能修佛法,但無欲防礙進步,一般人如何兩者兼顧?宣化上人回答:「既說有欲望才能進步,那進步又是為了什麼?進步又能怎樣?又有什麼好處呢?」

進步或許不能怎麼樣,只是去歐洲、美國不必再坐古代的大木船。寫一封信不需要再花3個月才到彼岸。打越洋電話再也不必大聲嘶叫。進步雖然有進步的煩惱,卻也有進步的快樂。進步總比落後好吧!

兔子不知進步,憨然知足,永遠只挖個簡單的窩,永遠只吃青草和枯葉,一窩窩地繁殖,倒也快樂。可是這個世界上有野狼、有獵犬、有狐狸。一個民族能否學兔子那樣生存呢?

更不幸的是世界人口正像兔子一樣生育著,從戰前的20億,到戰後的30億,馬上就是50億、80億。而地球的面積沒有增加,如果農業不進步,世界糧食不足,天下饑荒,到時候就是獵犬、野狼橫行的日子。到那一天,不進步的人就要用木棍拼戰別人的烏茲衝鋒槍,誰拼不過,誰就是兔子了。

世界保育組織有個電視節目說,非洲某地原有100多萬頭大象,一年之間,被人殺死了60萬隻,據此推斷公元2000年野生大象就要絕種。如果大象早就進步,握有衝鋒槍、戰機和大砲,牠會遭遇這種命運嗎?

總之一句話,在「生存」界域裡,我們必須要求進步,否則我們就是兔子。但在「生活」領域裡,在我們似可放慢腳步,讓我們心平氣和地做一個兔子,安閑地吃著青草。

1:李模,字密菴,明末清初詩人。

2:半半歌

看破浮生過半,半之受用無邊。

半中歲月儘幽閒;半裡乾坤寬展。

半廓半鄉村舍,半山半水田園;半耕半讀半經廛,半士半姻民眷。

半雅半粗器具,半華半實庭軒。衾裳半素半輕鮮,肴饌半豐半儉。

 

童僕半能半拙;妻兒半樸半賢。

心情半佛半神仙,姓字半藏半顯。

一半還之天地,讓將一半人間。

半思後代與滄田,半想閻羅怎見。

飲酒半酣正好,花開半時偏姘。

半帆張扇免翻顛,馬放半韁穩便。

半少卻饒滋味,半多反厭糾纏。

百年苦樂半相參,會佔便宜只半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