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秋與一時.jpg

千秋與一時 季子

香艷的玫瑰數日之間就會枯萎,光彩眩目的流星一閃即逝,美好的事物總是那麼短暫。人類社會似乎相同,擁有財富、權勢的人,多數過眼雲煙,被視作叛徒的人反而青史留名。

白人統治南非320年後,第一位黑人總統曼德拉於1994年5月10日就職了;在130多國領袖觀禮下,和平的接任了民選總統,這時他已高齡76歲了。

在此同時,洛杉磯的一群華僑們正在紀念孫中山先生就任非常總統73週年。民國10年中山先生擔任非常總統,為了南北統一,讓位給袁世凱,做總統僅有三個月。

造物者似乎總讓爭千秋的人坎坷顛沛。曼德拉擔任過礦場警衛、普通職員和律師,自青壯之年即屢次被捕入獄,先後入獄27年之久。出獄後不斷為黑人民權奮鬥,因而與白人總統戴克拉克共同獲得1993年諾貝爾和平獎。

中山先生半生革命,四處流亡,成功之後先有陳炯明叛變,後有袁世凱稱帝,民國13年肝病逝世,並沒有享受到人生的報償。

從人生的觀點看,爭眼前的人猶如享受美味快餐,爭千秋的人做著人生賭注;一步走錯了,便是肝腦塗地,淹入歷史的洪流。孫中山如果不搞革命,終生可做一個吃穿不愁的醫生。曼德拉可做律師終老,不必冒生命之險及牢獄之災。

從他們二人的故事可知,千秋盛名得之不易。於是聰明人便想兩全其美,既爭千秋,也爭一時,但事實往往難以如願。

我半生從事新聞工作,對此體驗深切。新聞工作者每天都在「熱炒」,儘管作品色香俱備,但很快被人遺忘。倒是那些不計一時毀譽的「冷盤」作品,歷久常新。熱門歌星演唱時,人山人海,名利雙收,可是不旋踵間便風流雲散,而史特勞斯、巴哈、貝多芬、韓德爾,在當代艱苦備嘗,但他們作品百世流傳。

世事似乎有一個非常簡單的定律,凡是來之愈易的,去之愈快;而得之愈難的,持之愈久。生而庸碌,死如秋草的人固然放眼皆是;生前富貴,死後留名的也萬不得一。

任何千秋留芳的功業,都必須具有前瞻眼光,而這些遠非世人可見,所以生前總被世人譏笑冷落。遲來的認同與迴響出現後,世間歷史早不幸早已翻過了另一頁。

中共人民日報報導,陝西咸陽市渭城區;秦漢古墓區,葬有漢高祖的長陵,漢景帝的陽陵,和千餘區民間古墓。如今都被盜墓者挖得千孔百瘡;僅在1993年就發現新增盜墓探孔10萬個。這些帝王們生前何曾想到,千年之後連屍骨都不得安寧?

 

 

,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