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001a.png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霜葉紅於五月花  季子

 

      前言:唐代大詩人杜牧:「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於二月花。」

千載以來被人歌詠傳頌。可是為什麼偏偏是「二月花」?二月裡裡天寒地凍,

   那有什麼可與霜葉比美的紅花?我懷疑杜牧弄錯了,或者後人抄錯寫錯了。

 

   所以,本文的標題是....

       

從今天起,我退休了,和多年的同事們舉過杯、話過別、握過手、相互擁抱過後,天地突然沈靜下來。

稍一回首,覺得人生真是多姿多采,時而激昂雄壯,時而幽柔似水,更有時低迴如訴。當它醉人的時候,有分花扶柳的輕快,當它憂戚的時候,有生離死別的悲愴。

當人生來到黃昏的時候,雖然晚霞燦爛,其美如畫,但畢竟夕陽落日,很快就要沉入地平線了。面對此情此景,誰能不傷觸滿懷,嘆天地悠悠呢?

年輕時誰想過病老?如今病老經常光顧。年壯之日,誰憂慮到死亡?如今死亡的足音在大門外逡巡不去。那飛揚的青春,怎麼再也不回來了呢?這是每個人都可能經歷的過程,從超然的角度說,這就是人生。

不管我們用什麼態度來看人生,處理人生,人生的黃昏都要緩緩到來。這黃昏是我們最後一段旅程,不論我們受過多大的悲苦,或者處於饑寒困頓之中,這些都是尾聲,有一天,即使我們再想重拾那些悲苦,也不可得了。

人生的黃昏誠然令人傷感,不過人到了晚年,看盡人生百態,受盡世情冷暖之後,如果能體認到「花不常好,月不常圓」的真諦,對人生另有境界,那將是人生最大的收穫和成就。

於是,那些有大智慧、深刻瞭解人生的人們,力求自我解脫,以拓落地態度,坦然承受人生的苦難。用舒放地心懷,欣賞人生韻律的華美,從而對人生產生悠遠的深情,進而達觀、明理、近情,那將為我們帶來美麗的人生黃昏。

古詩:「莫嫌老圃秋容淡,猶有黃花晚節香。」正是對這種人生達觀的歌詠。

快樂的晚年裡,如果能充滿著慈愛,就充滿著夕陽之樂。當我們看到兒童純真的小臉,就會不自覺地牽引出一抹笑容。看到嬰兒一雙胖腳,就不自覺地自心底升起一股深深地疼愛。握著孩子的小手,愛就暖流汨汨。並從他們無邪的笑語裡,興起無數溫馨地回憶,那是多麼慈祥快樂的晚年!──手撚長鬚,低聲緩語,笑容如掬(林語堂的話)。

如果還有未了的心願,趕快去完成吧!尋幽探勝,去看有情山水,讀一些想讀的書,寫一些愛寫的文章,細心整理小園的花草,看著它萌芽、生長、開花、結果;每一個過程裡,都有辛勤和快樂。

能追憶的就追憶吧,難道要我們等到腦中一片混沌,再來追憶不成?

文學和書法名家王羲之說:「快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將至。」不知老之將至,是一個多麼快樂忘我的晚年啊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