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寒江獨釣.jpg  

 

  寒江獨釣  季子

 

我的新聞英語老師日前故世,他明知自已得了腦癌,不久人世,卻拋妻離子,千里迢迢回到大陸四川,埋骨故土。以他豪邁拓落的個性來說,這一舉動實在出人意表。

死在故鄉和死在異鄉有何分別?埋骨於故鄉的老樹下,和骨灰灑於汪洋大海有何不同?不管你怎麼安排,人死燈滅,都是一樣。

也或許我的老師「表裡不一」,他的外表雖然堅強,內心的孤寂卻不為人知。現代都市人像他這樣的可能車載斗量。

這使我想起柳宗元的名詩「江雪」(註)。「江雪」的場景淒美、意境超越,千古以來傳頌不絕。但一般讀詩的人忽略了它對人生意義的詮釋。

為什麼說這首詩在詮釋人生呢?試想,在一個不見飛鳥人蹤的大雪紛飛之日,竟然有一位老翁,不計苦寒,披著簑衣,獨自沉釣江上,這畫面太動人了。我敢說,江雪是柳宗元想像的場景。

這位披著簑衣的老翁,真的是在釣魚?還是排遣心裡的孤寂與煩悶呢?我相信他不是真的在釣魚,而是後者。

「江雪」表達的正是我們的內心世界。

人生在世,許多人的內心世界往往不為人知,尤其當他遭遇挫折時,門庭冷落尚是餘事,那種心中的失意、委屈和痛苦,恐怕千迴百轉,無人能夠和他分擔。其孤寂無援的況味,正像一個獨釣寒江雪的簑笠翁,孤處於茫茫天地之間。

蘇東坡的一生便有過多次「江雪」的場景。他被人東貶西謫,飄泊過半個中國,大概很能體會出這種心情,因而他的名句是「飄飄何所似,天地一沙鷗。」天地無限寬廣,雖然可讓沙鷗任意翱翔,可是牠形隻影單,失去比翼雙飛的伴侶,那無限廣寬的天地,豈不襯托得自己更加孤獨?

相信古往今來,不止蘇軾如此,許多人在生命的旅程上,都曾像一隻孤獨的沙鷗,即使身處鬧市,人聲喧華,但知己多少?誰能牽手和我們共度人生的苦難?誰能溫暖我們失意的心田?

人生孤寂有多種形式出現;飄泊流浪,居無定所,內心悽惶無助,無根如萍的零落,充滿胸臆。但更多的是心為形役,個人行止和未來完全操在別人手裡,自己無可奈何。

尤其生命的最後一程,兒女長大成人,遷離舊巢,親朋故舊泰半零落;相知相契、說話談心的人越來越少,人生除了回憶,別無前望,而悲歡濃淡,唯有自尋,那是一個多麼孤寂的世界啊!

人們浸沉歡樂時,良朋為伴,自是覺得人生溫暖;一旦滿座高朋散盡,人去樓空,孤寂遽然襲來。此際身在大江之上,所見的是逝水悲風,所感的人生孤曠,眼裡看到的是江上青峰,心中感觸的是天地悠遠。那種況味不正是柳宗元筆下的獨釣寒江雪嗎?

所以去溫暖別人吧!在親朋失意和傷痛時,他的心情或許正像「江雪」,正需要我們為他送一團親情或友情的爐火,一碗愛與關懷的熱茶,安慰他孤寂的心靈。

註:江雪:「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,孤舟簑笠翁,獨釣寒江雪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