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番去來說徐州

 

離開微山縣後,車子開往徐州市。帶兒子去遊了雲龍山和雲龍湖,也去了龜山漢王墓;此墓前次我已去看過,此次專為兒子而來,但他不想進去,只在週圍公園溜覽了一會。漢王墓和獅子山楚王墓都是依山鑿石而建。最讓人驚奇的是巨大的墓室石,每塊重達6~7噸,四塊一組,難以想像古人用什麼方法搬運,也讓人聯想到埃及金字塔。

 

image001.png 

 圖:2001年與二哥體章同來參觀漢王墓 

 

image001.png  

圖:兩兄弟在楊柳婆娑的雲龍湖畔  

 

徐州的風景有雲龍山和雲龍湖,前者是一個小山,後者在模仿杭州西湖。其他有項羽、韓信練兵等很多古跡。

 徐州是我離家後到過的第一個都市。其時,戰火漫天,兵車蕭蕭,徐州兵荒馬亂,已是危城。我們在望不到邊際而且互相推擠的難民群中,搶搭上「人龍」一樣的難民火車,跟著學校南遷,一路到了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江西、湖南,坐了半個月的火車,才落腳在衡山縣霞流市一個鄉下的大祠堂中;李家大屋,四週都是稻田。

 多年之後,我與二哥體章返鄉探親,重來徐州,竟能坐上最舒適的火車臥鋪,在燈火明麗中,前往北京旅遊。前後兩判,猶如天壤,以是徐州是最能讓我感嘆人生際遇的地方。 

 

重遊南京 

 

自徐州開上高速,經淮安、揚州而南京,中途除了瘦西湖已有專題寫入季子部落格外,其他乏善可述。到古城揚州時,在老街中找到頗享盛名的富春茶社,所點食物大都淡無而無味;富春茶社已在台北京華城百貨頂樓開了分店,去過一次,菜色依然如此。 

 自從離開家門,我先後來過南京3次。第一次是1948年,由徐州火車隨學校逃難,途經南京。第二次是1988年回鄉探親,須由南京搭機經香港回台灣,順道來遊。2011年再來南京,前後已相隔63年,物是人非,能不讓人感慨!

  1988年首次回鄉探親後,三姐及其子振河、大姐的孫女唐慧娟(小霞)同遊南京。走出火車站時,被一家軍營的賓館接走,到後得知我是台胞,不敢收留,因而「退貨」,用車送我等到營區外一家招特外賓的賓館,住宿費每晚人民幣30餘元(當時的30元人民幣可買很多東西),三姐和她兒子都嫌太貴,硬把我的行李拖走,結果住進一間每晚人民幣7元的「在地人」賓館。

那時,大陸改革開放不久,文革陰影未散,共產主義得厲害。該賓館一間可住3~4人,門上有一個玻璃小窗,賓館管理人員隨時可從小窗向房裡「觀察」,並且規定不得鎖門,理由是:「睡覺怎麼可以關門呢!」

 

 2011年重來南京時,呂家姐弟寬寬、新新、港港來會;他們是大哥厚芝的外孫,都在南京工作,特別請假相見,我們共同去遊了總統府及玄武湖。

 

南京玄武湖二 247.jpg  

圖:從玄武湖眺望南京市區

南京街頭 153.jpg  

圖:2011年的南京街景;像其他大陸都市一樣,天空總是灰蒙蒙的!

   

 

DSC00874.jpg  

 

圖:寬寬、新新、港港與我在南京合照

2001年我回劉屯時,寬寬和新新都還是小女孩,10年後再見時都已婷婷玉立,成為大姑娘。

 

image001.png image001.png image001.png  

 圖:1988年遊南京,上左;在南京機場。上右在中山陵。下圖在長江大橋邊。 

 

洋山港;東方最大的深水港

 

離開南京去了蘇州,然後去上海探望二哥、二嫂及傳宏家人,與二嫂同去了世博一遊。

世博其實沒有什麼好看,各國展覽館雖然爭奇鬥艷,內部大都空虛,用些影片、照片充數。再則人山人海,排隊受熱,場內缺少餐飲;要跑好遠才能找到餐飲區。

 

  DSC01152.jpg

圖:侄子傳宏在上海從事室內設計,自有公司及工廠,事業有成(背後是他女兒家寧)。

DSC01186.jpg  

  圖:我們在洋山島

參觀洋山港是我旅遊的目的地之一。這裡是中國最大的深水港,完成後吞吐量是全球最大的貨櫃港,與中山先生計畫的東方第一大港不謀而合。

洋山港位在杭州灣出口,北接上海,南連寧波。2020年時吞吐量可達到2000萬個TEU,相當於香港及上海港合在一起的規模,足以成為全球最大的商港。

 連接上海與洋山港的「東海大橋」於2006年完工,全長31公里,雙向6線道,橋下可容5000噸級船隻通過。

20117月;通車後的第5個年頭,我與二哥體章夫婦、傳宇、家寧早晨從上海出發,由小滕開車,沿滬蘆高速公路駛上兩邊汪洋連天的東海大橋,深覺工程的偉大及設計的大膽。

洋山港的洋山島,雖已開放,但它的港口設施僅能從山頂一角眺望,看不出如何壯觀。而洋山島是一巨石滿佈的小島,也談不上風景。以旅遊觀光的立場說,遠遠不如高雄港。不過總算見到中國最大的深水港了!

 (全文完2012年6月)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