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鄉懷舊之旅:千里尋根

 

追溯劉邦

 

漢高祖劉邦的故鄉在那裡?

劉邦滅秦稱王稱帝前是沛公,表示他的故鄉是(江蘇)沛縣,但豐縣的人說,劉邦的故鄉是豐縣,於是引起了爭論。

 

 劉邦像.jpg  

圖:劉邦的塑像聳立在豐縣劉邦廣場中。

 

其實兩者都對,根據史記卷八「高祖本紀」:「高祖,沛豐邑中陽里人,姓劉氏,字季。」這是說,劉邦是沛縣豐邑人,家住中陽里;中陽里位在豐縣城北不遠處。他擊敗項羽,平定淮南王黥布後,回到沛縣,沛縣父老留之多日,日日酒宴。之後去了豐縣,曾說:「豐,吾所生長,極不忘耳。」

劉邦回到長安,為解其父劉煓鄉愁,在長安之東闢建了新豐鎮,街道里巷,官署廬舍,和當時的豐縣城一模一樣,並遷來豐縣城的居民到新豐居住,至今,西安市尚有新豐鎮,鎮上的男女老幼,都知道他們的老家是豐縣。

豐沛兩縣所以各持已見,互爭劉邦,是因為劉邦生時,豐縣還不是縣,而是邑(鄉鎮),後來沛縣升格為郡,豐邑升格為縣。

 

   劉邦故居 053.jpg    

 

圖:劉清故居

 

1949年共產黨統治中國後,毛澤東批孔揚秦,而劉邦滅秦,因之多年之間劉邦很不吃香,沒有人敢和他攀關係。

早年,豐縣劉屯宗親編修家譜時,窮本溯源只追索到明朝,對劉邦敬而遠之;政治的力量真夠兇悍,子孫都不敢認祖宗。想想也是事屬必然,當時,不知多少人和父母都劃清界線,何況既不當吃、又不當喝的遠祖劉邦呢!

老毛死後,政策改變,劉邦的歷史定位抬頭,成為中國平民革命的象徵。沛縣大興土木,建造仿古建築和街道,大捧劉邦。豐縣當仁不讓,在縣城豎立劉邦塑像,建立劉邦廣場。

 

沛縣一景 092.jpg  

圖:劉邦在沛縣威風八面

 

沛縣懷古建築 094.jpg

  

 

圖:沛縣使出混身解數利用劉邦發展觀光

 

前些年,旅居馬來亞的劉氏子孫,集資回鄉,在豐縣城北金劉寨籌建漢皇祖陵及劉清故居;劉清是劉邦的祖父。

我到豐縣時,堂侄孫劉昇杰熱誠接待我們父子,開車帶我們到金劉寨,參訪劉清的故居,看到石碑上刻有劉氏子孫的班輩排行;實證了劉邦是我的遠祖。

歷史上對劉邦的評價不一,有人說他率軍攻進咸陽滅了暴秦,解黎民百姓於倒懸,建立了400餘年的大漢江山,漢族、漢文化由此確立。有人說劉邦是個無懶,喝酒吃肉都不給錢。但就人倫關係說,後世子孫,無從選擇其父母與祖先。

 

公路   050.jpg  

圖:豐縣的公路,路旁的小白楊如同綠色隧道。

 

公路白楊 062.jpg    

  

圖:路寬車少,農人的電瓶車在公路 上「漫步」。

 

玉米田 060.jpg  

 

圖:豐縣的鄉野讓人眼睛一亮,從前夏季時種高樑,現在種玉米。

 

遇上軍事演習

這次回鄉在20106月底,我在兒子傳宇陪同下,於台北松山機場搭機先到上海虹橋機場,會合侄子傳宏、廷蕙夫婦,當晚轉機飛去徐州。以直航時間推算,總共不過四、五個小時便可到達,誰知道到徐州的班機是由福州起飛,遇上了福建沿海的軍事演習,以致我們四人在虹橋機苦等了四個多小時,才搭上飛機。在大陸,飛機誤點是常事,準時起降是例外。

到徐州時,已經很夜了,由傳宏調派、小滕駕駛的專車已在機場等待多時,當晚住進在網上預訂的金源大飯店。這家飯店有些老舊,也非熱鬧地段,價錢卻不便宜,好歹只住一晚,第二天一早便去豐縣。在豐縣住在官營的鳳城賓館,此館業已重新裝修,在當地說應是最好的住處了。

 

 劉傳宇 351a.jpg  

  圖:兒子傳宇陪我回鄉
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