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

無用之用  季子

我在名人掌故裡寫過「楊增新的治兵奇見」(1)一文,刊於中央日報「長河」副刊。楊增新是遜清治理新疆的遺臣,民國成立後,新疆以僻遠之地,政府「就地取材」,就讓他做了新疆省主席,一直幹到民國17年,被人刺殺為止(2)

新疆省政府名義上有各種雜牌部隊一萬人,但空缺太多,很多士兵又在外邊私自營生,所以經常駐營的士兵只有三分之一。這三分之一的人裡,大半都吸鴉片,楊增新的直屬衛隊也不例外。

一般而言任何衛隊的軍容總比較嚴整些,但楊增新的衛隊大異其趣。隊員經常蓬首垢面,衣冠不整,態度散漫,吊兒郎當。當楊增新外出時,跟在後面的衛隊老是隊形零亂,士兵隨意落伍,甚至中途掉隊他去,以致走到目的地時,往往有一半的士兵不見了。很多人都看不順眼這種衛隊,但楊增新卻並不在意(3)

有人建議楊增新重整軍容,不料楊增新不大為然,他說:「這還沒到我理想的程度,再癩些才更好呢!」別人不懂他的意思,楊增新說:「這非常明白,就算新疆的兵再多一些,俄國人要打過來也抵擋不住,既然打不過人家,那又何必蓄養精兵呢?」

你覺得楊增新的治兵奇見有些荒唐嗎?看來是這麼回事,不過他的低姿態卻消除了俄國的心理緊張,避免了雙方軍備競賽。美俄軍備競賽正是二次大戰後多年的大病。中共和俄國交惡後,雙方也曾大肆陳兵邊界,並有珍寶島之戰,所幸未曾引發大戰爭,但雙方耗費不貲。

讓自己「無用」是一種生存哲學,紀元前200多年的莊子就有此一說法。他說,山木被人做成斧柄,反過來伐木。油膏點火後煎燃自己。桂皮可食,所以被砍。漆樹產漆,才被割皮。可見什麼東西太有用了反而遭殃。(註4

莊子的「人間世」裡還有個故事說,有一個木匠和徒弟到齊國去,在曲轅看到一棵大櫟樹,樹高如山,樹幹有百圍之粗,大樹底下可以臥牛數千隻,觀看的人多如鬧市,但木匠對它一眼未瞧,就走過去了。

徒弟很奇怪,木匠說:「你不懂,它是不成材的散木。用它造船,船會沈,做棺木會腐爛,做器具會壞掉,做門窗會出油,做屋樑會生蟲。不過也正因為它一無是處,所以才活得這麼長久,否則早被人家砍伐了。」

在大戰期間,許多優秀的青年被徵往戰場,千百萬人一去不返,反倒是那些身有殘疾、不能當兵的人得以倖存。這正符合莊子「無用之用」的哲言。

 

1:楊增新(1864~1928;清同治3~民國17),字鼎臣,漢族,雲南蒙自人,清光緒15年進士。

史家評論:楊增新治新有8大功績:1.平定哈密維民事件。2.平定伊犂之亂。3.消滅戕害官員,擾亂地方的哥老會。4.敉平阿爾泰區叛亂,底定全疆。5.整頓吏治,開渠墾荒,大事闢縣設治。6.抗拒俄蒙侵佔西北門戶科布多。7.驅逐哈薩克人侵擾新疆。8.堵擊白俄殘部萬人侵佔新疆。

2:楊增新被何人刺殺身亡,說法不一。一般的說法是被迪化道尹樊耀南刺殺身亡。一說是樊與政務廳長金樹仁合謀,金又殺樊。一說是馮玉祥的策動。

 3:清未民初新疆內憂外患,楊增新統一全疆,敉平變亂,對地方建設頗有建樹。楊增新治兵的故事,可能是他治新的後期故事。

4:見莊子「人間世」:「山木自寇也,膏火自煎也。桂可食,故伐之;漆可用,故割之。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無用之用。」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