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

為啥不當個官? 季子   

莊子是個「怪胎」,思想言行與眾不同,貧窮不堪而傲骨如石。有次家中沒飯吃了,他向監河侯(魏文侯)借米,對方不借,莊子大發脾氣。後來楚威王請他作宰相,他卻斷然拒絕,並口出惡言。

史記說,楚威王聽說莊周賢能,派人重金禮聘,莊周笑謂使者說:『千金,是重利,卿相,是大官,可是你可曾見過祭祀牲牛,餵養不過數載,就披上彩繡,進入了大廟。到那個時候,想做一隻小豬恐怕都來不及了呢?你走吧,不要玷汙我。我寧可在泥土中搖著尾巴(烏龜)快活,終生都不做官。(註1

莊子寧願挨餓,也要做個自由自在的平民,不願做官聽人擺佈,這種風骨古往今來能有幾人?

莊子還有一個故事,有天他穿著一件縫補過的破舊長衫,拖著沒有後跟的破鞋,去見魏王。魏王說:「先生怎麼這樣狼狽呀?」莊子很不為然:「你別搞錯了,我是貧窮,不是狼狽,讀書人不能躬行道德,才是狼狽。穿破鞋子、破衣服,只是貧窮而已。」(註2)莊子和國王這樣頂撞,真「酷」!有骨氣!

但在官場看,這種骨氣「太幼稚」,榮華富貴送到門口,你都不要,偏要忍饑挨餓,那有啥道理?在做官的人看,天下那還有比做官再好的事?只要把上級的馬屁拍好,便可大權在握,利益在手。

有人說,中國人愛做官,孔子要負點責任,他曾說:只要有官當,做賤役都幹。(註3)不過孔子當官也不是毫無原則,例如他說:「不義而富且貴,於我如浮雲。」賤役雖然可做,出賣良心當官,還是不幹。

韓非子「說難」篇,只要能做官,伊尹不惜做商湯的廚子,百里奚不惜做秦穆公的奴隸。(註4)不過,韓非子的記載大有問題。按史記「殷本紀」確有此記(註5),史記裡說,商湯派人迎聘他了5次,伊尹才去和他談國事,答應做官。這比諸葛亮的三顧茅盧還禮遇。如此,肝腦塗地、鞠躬盡瘁也值得,做幾天廚子算什麼?

至於百里奚,韓非子說得也離譜,和莊子說的大不一樣。莊子說,百里奚根本不想當官,他餵牛而牛肥,只是讓秦穆公忘記他貧賤的出身而已,可不是為做官而做奴隸喲!(註6

又史記「秦本紀」說,晉獻公滅虞,俘虜了虞王和大夫百里奚,送到秦國,百里奚逃出秦國,到了南陽,又被楚人扣留。秦穆公把他贖回釋放,此時百里奚年已年高70,和他談了3天國家大事,授予國政。可見百里奚雖是亡國之臣,並非奴隸,秦穆公對他也很禮遇。

 

1:見史記「老子韓非列傳第三」。

2:見莊子「山木」篇。

3:見論語「述而」章:「富而可求也,雖執鞭之士,吾亦為之。如不可求,從吾所好。」

4:「今以吾為宰、虜,而可聽用而振世,此非能士之所恥也。」

5:伊尹名阿衡,「負鼎俎,以滋味說湯,致于王道。」「或曰,伊尹處士,湯使人迎聘之,五反然後肯往從湯,言素王九主之事。湯舉任以國政。」

6:莊子「田子方」篇說:「百里奚爵祿不入於心,故飯牛而牛肥,使秦穆公忘其賤,與之政也。」

 

 

 

 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