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

養狗與蓄奴 季子

新聞報導說,剛剛脫離貧窮的中國大陸,養了一億隻狗。世界上可能有十億人養狗為樂。

照說,住在都市,沒有養狗的條件。一般人家住公寓,既無庭院又無田園,人狗同居並不衛生。

 

養狗實在是很煩人的事,每天要餵食,經常要除臭、驅虫、洗澡,每天還要替牠清理穢物,弄成人是狗的奴隸,何樂之有?

 

起先我不明白養狗為樂的道理,直到我遷住鄉居,養狗半年後,才算有了答案。

 

朋友送我一隻雜種白狗,並附帶來一個洋名字「邁可」。養了不久,牠就每天在巷口迎接我下班回家,每次遠遠看到我時,都載欣載奔,向我迎面撲來,親熱無比。暇日爬山牠跟著我,燈下讀書牠安靜地的躺在旁邊。呼喝牠站起來,牠就站起來,要牠坐下,牠就坐下。受了老婆的閑氣,牠就是我出氣的對象,輕則斥罵,重則腳踢,而邁可毫無反抗和背叛意向。

 

好了,從我與邁可的關係可以看出,人們為什麼養狗了。一種是人與狗的互愛,一種是狗對人的臣屬。前一種,主人猶如父母,後一種,主人正是君王。

自從兒女長大後,兒女和父母的關係,大為疏遠。尤其兒子老得像你的兄弟之後,那還能像狗兒忘我地和你交融?所以有很多人愛狗如愛「小犬」。

 

人與狗的另一種關係是主奴。當我們在外面受了別人的鳥氣,回家見到狗兒,抱住狗兒親熱一番,把受的鳥氣拋諸九霄雲外。如果心情實在不佳,大聲斥喝狗兒,甚者鞋擲腳踢,也許可能消盡胸中怨氣。

 

狗兒任你打罵,不虞頂嘴及還手。雖然狗兒偶爾也會齜牙咧嘴,和主人怒目相向,但只要丟一根骨頭,略示安撫,便會前嫌盡釋,友愛如常,忠心如舊。

 

或者有人說,在外邊受了閒氣,大可以找木頭、石頭發洩,何必拿狗兒出氣?可是木石無知,打罵毫無反應,怨氣何能消除?狗兒恰好有一些粗淺的智慧,對主人的斥罵會有恐懼,對我們的呼喝會有回應,對我們的命令會能服從。在現代社會裡那裡還能找到這樣的好友、親子兼忠奴呢!

 

狗兒既能向主人奴顏乞卑,又會搖尾乞憐,使我們下意識裡充滿優越感。一個長居歐美及澳洲的黃臉中國人,在白人的優越感下,常常自嘆是二等公民。如果養隻狗兒,牠便是三等公民。當我們從外打工歸來,只要饗以殘羹剩飯,牠便對你阿諛奉迎,滿足二等公民的虛榮心。

 

如果有人愛狗成癖,養上三隻五隻,甚至十條八條,一旦攜狗出遊,眾犬前呼後擁,主人身處其間,儼然大將軍、大總統,這豈是現代小市民能夠享受到的威風?

一則新聞報導說,台北景美橋下,一個孤苦的拾荒老人,居然收養了數十隻野狗。當我看到這篇故事時,實在不明白,這位老人自顧不暇,為什麼收養這麼多張口吃飯的畜牲呢?現在頓悟上情,就不禁莞爾了。

 

儘管現代社會不再有奴隸,可是在這個社會上到處都有次奴隸。你有沒有看到大老闆駕臨時,有人爭相替他開車門、提皮包?老闆大聲斥罵之際,部屬畢恭畢敬,那不正是現代的次奴隸嗎?

 

為什麼有些高官巨賈廣置心腹,重用阿諛諂媚的小人,這不是蓄奴情結作祟嗎?糟的是,社會上許多人以狗為樣,以奴為榮。因聽命於一人而得勢,可支頤氣使千百人為得計。毋怪乎自古及今,到處都有人如狗的奴隸。

 

小民養一隻狗,便等於蓄養一個廉價的忠奴,在狗身上延伸卑鄙的人性。故養狗之樂他人無從得知也。

    

 
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