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

       幽默灑脫  季 子

一生多彩多姿,作風大膽的著名舞者鄧肯(Isadora Duncan,註1),據說有一次寫信給劇作家蕭伯納(George Bernard Shaw1856~1950,註2):「我有第一流的美好身材,你有第一流的聰明頭腦,我們兩個生一個孩子,大概再理想也沒有了!」

飛來艷福,令人羨慕。可誰也想不到蕭伯納竟回信說:「如果小孩生下來,身體像我,頭腦像你,那不就糟了?」

這個故事所以廣為流傳,除了他們的知名度外,更重要的是女的大膽,男的幽默。

蕭伯納言辭尖刻,是幽默的大忌。基本上說,幽默只可刻薄自己,不可刻薄別人。

高級的幽默出自高度的修養和智慧,是談話的上乘技巧,既能怡人悅己,又可化解嚴肅尷尬,所以幽默最好沒有惡意。只有善意的幽默才不傷害他人尊嚴,而能贏得友誼和尊敬。因之尖酸刻薄的言辭是諷刺,不是幽默。

但幽默政治人物,尤其是眾人痛恨不齒的人物似可例外。如果幽默中混合著諷刺,更能紓解積壓的痛苦,引發眾人會心的快意。

有一則幽默說,希特勒戰敗之際,明知死期將至,向牆上自己的掛像說:「我們今後的命運會怎麼樣呢?」掛像回答說:「這個嘛!....我會被人拿下來,你會被人掛上去!」這顯然是一個編造的故事,但幽默、尖酸兼而有之,寥寥數語,快意人心。

把十分嚴肅的話題,出之於輕鬆,是讓人折服的高級幽默。愛因斯坦說:「跟美女相處一小時,就像一分鐘。但坐在極熱的火爐邊,一分鐘恰如一小時,這就是相對論原理。」輕鬆有趣,真是高級幽默。

莊子「大宗師篇」上有個故事說:子輿生了病,腰彎背駝,脊骨外露,五臟突起,頭縮於肚臍,肩高出於頭頂,而且毛髮直豎。真是醜怪得夠瞧了,可是他仍然輕快的走到井邊,照了照自己的影子說:「啊喲!造物者把我搞得這副德性!」他的朋友子祀說:「你不難過嗎?」子輿說:「我為什麼難過呢!假如把我的左臂變成雞,就可替我司晨報曉,右臂變成子彈,就可用它去打鳥來吃,把我的脊尾骨變成車,把我的精神變做馬,我豈不就有馬車可坐了嗎?」

赫曼·赫塞(Hermann Hesse,註3)說:「幽默是從深沉、持久的悲哀中提煉出來的結晶。」因之談吐幽默的人,常常挖苦自己,獲得他人共鳴,子輿的故事正符合此一原則。一個人能夠心不為形役,身不為物役,是─種灑脫,而幽默多出之於灑脫,子輿的幽默與此近義。

赫塞又說,生活在世界上,卻不以世界為意,遵守法律,卻能超然於法外。具所有權,卻又好像一無所有。出世卻又好像並不厭世、絕世。––唯有幽默才能夠使人達到此一崇高人生哲學的諸般要求。這種境界不僅是幽默,更是灑脫。

1:伊莎朵拉·鄧肯(Isadora Duncan 1 878~1927),美國人,現代舞的創始者,舞台與人生均以作風大膽著稱,晚年離婚後創辦舞蹈學校,債台高築。

2:喬治蕭伯納(George Bernard Shaw1856~1950),愛爾蘭劇作家,192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,作品具有理想主義和人道主義,喜劇作品《賣花女》(Pygmalion)經改編成音樂劇《窈窕淑女》(My Fair Lady),好萊塢再加改編拍成電影,家喻戶曉。

3赫曼·赫塞(Hermann Hesse1877~1962)194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,德國詩人及小說家,著有《鄉愁》、《心靈的歸宿》、《徬徨少年時》、《流浪者之歌》、《荒野之狼》等書,坊間並有「赫塞語錄」。

 

, ,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