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

秋後的果園  季子

194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塞說:「人死得真他媽的慢!讓你一點一滴地枯萎凋謝;每一顆牙齒、每一塊肌肉、每一根骨頭,都相繼離我們而去,而每一件都好像與我們有特殊親蜜的交情。」

朋友,這就是衰老的過程!衰老的象徵就是:齒牙日漸零落、頭髮慢慢斑白、筋骨日趨僵直,以及肌肉不自覺的萎縮、步履無奈的蹣跚、進而視力糢糊、目光呆滯……一切年輕嬌好的容顏都成過去。

承受這些變化,對有血有肉的每一個人說,都會如寒冬飲冰水,在心頭千迴百轉,而冷酷的現實無可擺脫。

衰老,誠然無可改變、無可奈何,可是換個角度說,我們歷遍滄桑之後,晚年的智慧卻如秋日的楓林,呈現出燦爛奪目地美麗。

麥克阿瑟將軍說:「老兵不死,只是凋謝。」凋謝的是他的身體,不死的是他的精神。在肉體的戰場上,內外都是我們的敵人,但精神卻不受時空限制,可以再把自己武裝起來。

保羅懷特(註一)是20世紀偉大的醫學科學家,極力反對提早退休,相信太早退休,使人未老先衰。事實上他身體力行,1961年為了心臟學的研究環旅世界,這時他已75歲了,但體能仍在生命的顛峰上。

愛迪生更是不同凡響,一生從來沒有退休過,對於晚景摧人,也不以為意,80歲那年,他還開始研究植物學(對他完全陌生的科學),要從美國植物中找出橡膠來,試驗過17000種不同的植物之後,終於成功地從「金枝」(Goldenrod)中找出橡漿。直到83歲時,得了尿毒症,健康衰退,19311018日去世。

太多人恐懼衰老來臨,心理和生理失衡。有些人未老先衰,心理老過生理,經常躲在幽暗的黑影裡,浸沉在美好的回憶中,緬懷著昔日光彩,內心無限傷痛。

有人對衰老來臨,毫無心理準備,等到發覺衰老突然來到,內心一片廢然,頓無半點生趣。

有些人,心理年齡落後生理年齡,和衰老不屈不撓地對抗,一心想挽留住沉落的夕陽。

其實這兩種態度,都非應對衰老的上策。衰老是否可怕?端看我們身心能否平衡發展。赫塞勉勵我們說:「老年人並不比年輕人差;只有老年人想假裝年輕人時,我們才不如年輕人。」

老年人比年輕人差的只是體力,但人生於世,體力活動固然相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心智活動。老年人有豐富的生活經驗,心靈中充滿智慧,只要老年人不再作賣弄體力的遊戲,沒有一樣比不過年輕人。

老年之後,對人生、對世情、對美醜,看得更加透澈,這是智慧的圓融,正如一片秋後的果園,園中雖見殘葉敗枝,但卻果實累累,剔透瑩瑩。

註一:保羅懷特(Paul Dudley White M.D.18861973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