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 

慧劍斷情山水綠  季子

元朝名畫家趙孟頫(1),行屆中年的時候,犯了「七年之癢」,很想納個小妾,他的太太管夫人,知道丈夫的意圖後,作了有名的「你儂我儂」小令,(註2)情意真切,熱情如火,趙孟頫從此再也不提納妾。

男女之間有情若此,當然再好不過,問題是一方早已緣盡情了,另一方仍在熱情如火,那可真正是多情反被無情惱。

有的情況是剪不斷、理還亂,男女都為情苦,那可怎麼辦呢?古往今來不知多少人為此寫下嘔心瀝血的詩篇,也有多少人受不住情愛的煎熬,萌生短念。

所以有時必須慧劍斷情,讓彼此脫出羈絆,才能重見陽光明媚,山青水綠。由此可知慧劍斷情,看來無情,實際有情。不過它是智慧之情,不易為人瞭解。

「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。」悲歡離合既不可免,看開了便得解放。

卓文君(3)以富家之女夜奔司馬相如(4),相如家徒四壁,文君不惜當爐賣酒。後來司馬相如有意納茂陵女子為妾,文君作「白頭吟」:「今日斗酒會,明日溝水頭。」不惜慧劍斷情,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奇女子,司馬相如此才打消了納妾的念頭。

弘一大師在杭州西湖出家後,和他同居12年的日本女子雪子,隻身回國之前,跑到寺裡,兩度要求和弘一相見最後一面。本來,這也是弘一出家前答應過的,不意事到臨頭卻斷然拒絕了。弘一是慧劍斷情、還是太不近情呢?

佛家常說,我佛大慈大悲,普度眾生;不分善惡眾生皆度。眾生皆度,何以出家前的老婆、情人、兒子不能度呢?能度才是智慧的表現,不度則是懦弱。

如果認為自己剛入佛門,基業太淺,會見自己太喜歡、或太不喜歡的人,有礙修行,那是非常自私的想法。佛說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?」沒有這種精神,豈不枉進佛門? 

「出家人不打誑語」是佛門最起碼的戒持,答應了別人就要兌現,這是為人與修行的基本原則。從這個戒持說,弘一也沒有不見雪子的道理,是以弘一不見雪子看來是慧劍斷情,實際無情之極。不過這是多年前的公案了,弘一和雪子早已離開人世。智慧如弘一,也或許有他不見的理由,局外人說什麼都是多餘的。

人間有情是甜蜜的,無情時卻又如此決絕,情之為物何等奇妙啊!

 

1:趙孟頫(1254~1322),字子昂,號松雪,松雪道人,又號水精宮道人、鷗波,吳興(今浙江湖州)人。元代著名畫家,楷書四大家之一。博學多才,能詩善文,懂經濟,工書法,精繪藝,擅金石,通律呂,解鑒賞。特別是書法和繪畫成就最高,開創元代新畫風,被稱為“元人冠冕”。

2:你儂我儂,忒煞多情,情多處熱如火。把一塊泥捻一個你,塑一個我。將咱兩個一起打破,再捻一個你,再塑一個我,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;與你生同一個衾,死同一個廓。

3:卓文君,西漢,四川邛崍人,貌美有才氣,詩有「白頭吟」。大富商卓王孫女,好音律,新寡家居。司馬相如過飲于卓氏,以琴心挑之,文君夜奔相如,同去成都。因家貧,複回臨邛,盡賣其車騎,置酒舍賣酒。相如身穿犢鼻褌,與奴婢雜作﹑滌器於市中,而使文君當壚。卓王孫深以為恥,不得已而分財產與之,使回成都。

4:司馬相如,字長卿,巴郡安漢縣(今四川省南充市蓬安縣)人,一說蜀郡(今四川成都)人。西漢大辭賦家。司馬相如是西漢盛世漢武帝時期的文學家、政治家。工辭賦,代表作品有《子虛賦》,作品詞藻富麗,結構宏大,漢賦的代表作,後人稱之為賦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