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

 

玫瑰與淚珠 季子

 

歌星鄧麗君之死在台灣所以引起強烈震撼,並非完全因為她是名歌星,或者歌聲動人,其中原因之一是大家看著她長大。從她還是少女開始,大家就看著她展弄歌喉,甜美溫柔的歌聲和大家共度過多少安詳的夜晚。所以她是我們鄰家的女孩,庭院中的玫瑰。

 

玫瑰雖然美麗,從花市中買來的玫瑰凋謝時,我們不見得感到如何難過,但我們庭院中自種的玫瑰,一旦凋謝枯萎,心頭就會湧現幾許傷感。這是鄧麗君之死讓我們傷懷不已的原因。

 

「小鄧」之死,讓我們感嘆人生像是一篇高低起伏的樂章,這樂章裡,有輕快的旋律,有悲沉的音符,有時激越如海潮,有時悠然似流水。

 

宋朝詩詞大家蘇東坡說:「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」這真是對人生十分澈悟的看法。多數人的一生中悲歡雜陳,苦樂參半。

 

正因為如此,才讓我們覺得人生可貴。人生如果沒有歡樂,怎樣才能解除悲愁?沒有悲愁又如何才能突顯歡樂?悲與歡正如一個畫板,使人生歲月無限瑰麗。不幸的是這個畫板並非人人塗抹得恰到好處。有的人,一生福祿如海,不知悲愁為何事。有的人,飽嘗苦果,不明歡樂為何物。不論前者還是後者,這都是人生的缺陷。

 

如何看待人生悲歡,是決定我們人生方向的重要課題。弘一大師李叔同是一個很特別的例子,他出身於天津富豪之家,前半生,沉醉於文學、音樂、繪畫,倜讜風流,置身十里洋場上海,紅袖添香,醉臥美人懷,韻事多多。後來不知為什麼看破浮生,出家為僧,並以終老。

 

弘一在做僧人的時候,雖然病魔纏身,但仍戒持苦修,早上只喝一碗清粥,過午不食。一襲僧衣、一雙芒鞋、一條棉被,穿用多年,最後寂然而逝。

 

他為什麼作這樣的選擇,放棄眼前的繁華錦鏽,投向苦行僧的世界呢?沒有人能夠得到肯定的答案。不過他說:「人世是一盆爐火,瞬息便化為灰燼。」從他的前半生來看,名利存身,歡樂無夕,人生怎麼是一盆爐火呢?後半生,戒持苦修,完全出於自尋,難道非如此不足以跳脫那一盆爐火?

 

人生的悲歡,雖然多數是環境造成,有些卻是主觀的選擇和認定。此種認知與選擇,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一步,也是智愚之間的分水嶺。唯那些有大智慧的人,才能突破人間的桎梏,拭乾雙頰的淚珠,嘗得生命歡樂的甜果,掬飲玫瑰的芳香。

 

看一朵鮮花綻開,看一株小草突破泥土,看一位少女的天真無邪,一個嬰兒的笑靨和小手的揮舞,孩子們下課後,載欣載奔,跳躍追逐的歡樂……都會讓我們從心底升起無限歡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, ,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