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

蕭然而壯闊   季子

無人不知,人生是一條不歸路,卻也忽略了生命是一幅綺麗壯闊的場景。

人生的每一分、每一秒,箭一般從「現在」飛去,無人能留得住「現在」。每個人都有相同的歷程;從生命的旭日,到日正當中,然後夕陽西下。任何一個「時段」,每一個生存過程,一旦從「現在」過去了,再也不能回頭。

尤其是生命,能思想、能言語和能愛人、被愛的鮮活生命,一旦消逝,便成絕響。

任何人搭上生命的航機,起飛後,自天地間飛馳而過,一俟抵達生命的終程,航機便墜落荒渺,歸於沈寂。

由於生命太悲壯,聰明人想出了輪迴。生命是否能夠輪迴?無人能夠確知。我們看到的只是:生命就是從無到有,然後從有到無。

我們能否能再從無中生有,世人不能親見,「是」或「否」都有爭論。但我們可以確定,就算真能再世為人,至少那也不再是今世的生命,今世過完便是行程的終點。

這也是世間萬物的生滅歷程,但人類的智慧高於生物,無數人因而傷情年華飛逝,人生幻滅。

從這裡看,上天好像是一位超級設計師,把生命設計得如此渺小,又如此無情,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。

       站在生命的古原上,舉目四望,生命好像只是一個不停旋轉的光點,一瞬而逝,而天地悠悠,渾然無覺。

不過,生命雖然匆促短暫,結局又是那樣悲傷,可是生命的現象卻又多彩多姿,氣象萬千,使我們忘懷了生命的痛苦。在生命的前期,我們欣喜於生命日日成長,智慧不斷成熟。在生命的後期,智慧圓融,認清了生命真諦,克服了病老的傷懷。所以儘管生命是一場悲劇,有人卻能苦中尋樂,忘情地度過此生。

更值得我們安慰的是,個體生命雖然只是一個單程旅行,但群體生命卻是長江黃河,滔滔不絕,正如杜甫詩:「無邊落木蕭蕭下,不盡長江滾滾來。」落葉雖然蕭蕭而下,但新生命卻是天際的長江,滾滾而來。這畫面無比蕭然,而又無比的壯闊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