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深度探討

假戲真做 季子

一般人只知道「假戲真做」是一種諷剌或虛偽,卻往往忽略了它的權謀意義。這話怎麼說呢?我們以「指鹿為馬」的故事為例吧。

秦始皇死的時候,趙高和李斯合謀,以偽詔賜死長子扶蘇,立胡亥為秦二世。為了大權在握,趙高後來又用計謀把李斯腰斬,朝廷內外大權集於一身。但趙高進一步想做皇帝,為了測試群臣的心向,早朝時牽來了一隻鹿,獻給秦二世,但他不說那是鹿,故意說那是馬。

胡亥不明白所以,當真的問群臣說:「這那裡是馬,不明明是隻鹿嗎?」滿朝文武竟然無人敢說那是鹿,而且有人盲從地附和趙高,硬說是馬。這就是「指鹿為馬」成語故事的由來。

據歷史記載說,趙高演出「指鹿為馬」的假戲時,當朝文武凡未假戲真做、隨聲附和的笨瓜,後來都被趙高殺了。

別人安排一場假戲,一定有他的目的,有幸未參加這場假戲也就罷了,一旦參加而不懂得假戲真做,那就等於拆穿了別人的假戲。拆穿別人的假戲,就等於當面給人一記耳摑。這個耳摑打在普通人臉上倒還罷了,打在手操生殺大權人的臉上,那還能活命嗎?

在喊「xx萬歲!」的場合,大家都知道這是假戲,隨聲附和的喊了萬歲,也不見得有什麼好處,但不喊「萬歲」的人,就會被人界定為不忠,或非我族類,將來還有好日子過嗎?

莎士比亞說:「那人真聰明,可以裝傻;而且裝得很像。」裝傻,不是易事,只有聰明人才會裝傻;裝傻,就是假戲真做。問題是,一個聰明人為什麼偏要「裝傻」?必定有苦在身,非裝不可;有時為了逃避無可推托的人情,有時是為了保住性命。

例如某人當了有名無實的大官,我們奉邀參加就任大典,心想,反正他是個傀儡,沒什麼大不了,以致衣著隨便,態度散漫,心不甘情不願的勉強出席。傀儡大官瞧在眼裡,雖然心中不快,但無可奈何。

可是我們別忘了,傀儡背後面必有實權者作後台,否則他也就不是傀儡了。後台老闆看在眼裡,心想:「你明知我是他的後台老闆,你瞧不起他,當然就是看不起我!」這正是中國俗話說的「不看僧面看佛面」。所以瞧不起傀儡大官的人麻煩可大了。

有一種人總愛搞假戲,為什麼愛搞假戲呢?答案是,他的生命裡沒有真戲,所以要用假戲彌補。例如某大老闆,錢財、地位、妻妾等早就有了,可是他沒有學歷,更遺憾的是他沒有學問。年紀一大把了,事業繁忙,求學問又不是吃快餐,舉手可得。怎麼辦呢?於是有人發明了一種頭銜──榮譽博士。

榮譽博士真是一種了不起的設計,它會頒給真正有學問的人,也會頒給真正沒有學問、但真正有錢的人;既真且假,有假有真。

榮譽博士如果全頒給真有學問的人,那是賠本生意,真正有學問的人,往往是真正沒有錢的人。如果全頒給有錢而沒有學問的人,這種榮譽博士一文不值,誰也不想要。只有既真又假,既假又真,才是上上之策。有學問的人得到後,名至實歸。沒有學問的人得到後,才肯「捐資興學」。

理想的榮譽博士頒贈典禮,最好要真假博士齊集一堂,儀式莊嚴隆重,觀禮者穿戴整齊,大家正襟危坐,全場肅然,比授與正牌博士學位還要莊重。

有些人所以喜歡玩假戲,是因玩真的花費太大,例如某些機關愛頒獎狀和獎牌,因為花費比獎金節省。你如有幸領獎,可要格外小心!老闆發給你獎金100萬元,你不出席領獎,老闆可能不會放在心上。如果只發給你一面銅牌,而你不出席領獎,你的麻煩可就大了。因為不去領獎,便恰恰拆穿了他的假戲;而天下的假戲最怕別人拆穿。(1995年9月原刊「錢櫃雜誌」,2013年8月小修)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季子部落格

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